当前位置:首页>>新增栏目 >> 时代楷模
1029个孩子的妈妈
 ——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潍坊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杨守伟
作者:石莹   来源:山东《支部生活》2022年01期   发布日期:2022-01-18   点击次数:
  2021年,从潍坊的会堂,到中央机关的报告厅,一场场由潍坊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杨守伟主讲的“为了那一声声妈妈的呼唤”报告会催人泪下,一波“致敬体”在网络上“刷屏”,流着泪看完杨守伟事迹的网友们,读懂了奉献和大爱。

  杨守伟2000年到潍坊市儿童福利院(以下简称“福利院”)工作, 20多年来始终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以过硬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标准抚育了1029个曾在福利院生活过的孩子, 2021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
  
以“标准化”的爱,托举起孱弱的生命

  为脑瘫患儿设计制作的易穿易脱“便利衣”、防止皮肤受压磨损的“T型垫”、为大龄脑瘫儿童设计的大靠枕……设在福利院的“杨守伟劳模创新工作室”是个装满爱的空间,工作台上的十几种“产品”是杨守伟给孩子们的专属设计。她总能根据不同孩子的需要,提供适合生活护理与教室学习的创意设计。

  训练患儿抓握能力的多种抓握手环、解决唇腭裂患儿进食困难问题的吸管式奶瓶、防止孩子发生自残行为的“约束衣”……每一个创意无不考虑到孩子们的感受。这些设计没有成为商品,也没有申请专利,却见证着一名孤弃儿童护理员的责任和担当。

  福利院二楼有专门的按摩室,护理员给孩子们进行推拿、艾灸、水疗等。然而在十几年前,这些还是空白。为了掌握按摩的技法,杨守伟转遍了潍坊的盲人按摩店“偷师学艺”,甚至免费干了一个多月的“小工”。

  从某种意义上说,“生育”二字中,“育”更加重要。自2006年起,杨守伟在福利院为孤残孩子们开设早教课堂。2008年,她结合自己的心得和护理员妈妈们的意见,在党代表提案中建议加强优生优育的教育和干预,对孕妇进行产前检查。

  2009年的一天,杨守伟从书中得知,孩子撕东西也是游戏的一种方式。她兴奋得把报纸都收集起来,让孩子撕着玩,还把报纸粘起来让孩子们当球踢。考虑到家庭才是孩子最好的成长环境,杨守伟争取到“类家庭”项目的实施。她的这些创新做法先后在全国其他福利院推广。这是爱心成就的精诚匠心!

  同事李海云说,孩子一病杨姐就忧心忡忡,她救过很多孩子的命,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我允许我的孩子不完美,但我不娇惯我的孩子。”杨守伟的科学养护里植根着传统的家风。她这样形容和定义福利院:“像医院,像学校,像宾馆,更像一个家!”

  在这样的养护理念下,孩子们养成了良好的习惯。他们珍爱玩具,玩完后放回原处整整齐齐摆起来,即使是放鞋子,也会直直地排成一溜儿。

  吉光片羽处,千古浞河风。新冠肺炎疫情突袭的前一个春天,杨守伟带着孩子们在浞河边上踏青,路人看到一些孩子虽然身有残疾,但是衣着打扮漂亮可爱,个个穿着洁白的小袜子,就好奇地问,你们是哪个幼儿园来的?杨守伟自豪地说,我们是党和政府幼儿园的!

  在杨守伟和同事们的精心护理下,借助各种医疗计划,院里39名心脏病患儿术后健康成长,56名唇腭裂儿童重塑美丽。山东省立医院教授解晨称赞杨守伟是“全省十万护士的楷模”。全国人大代表康凤英更是感叹:“杨守伟把这些残疾的孩子护理得这么好,真是个奇迹!”

  从零开始探索,一点一滴积累经验,一点一滴创新实践,工作越来越规范,程序越来越标准,福利院的护理工作绽放出大爱的光芒。

  爱无止境,工作标准就无止境。对杨守伟来说,更高的标准在她的心里,在对孤弃儿童不离不弃的爱里。

一声“妈妈”,便是一生的托付

  “一声‘妈妈’,便是一生的托付,照顾好这些孩子,是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尽管这其中有许多此生不复相见的孩子。

  小心心离开这个世界快10年了,杨守伟还是常常梦到他。2010年6月,当警察搬着一个纸箱来到福利院门口时,杨守伟看到一个2岁左右的男孩。他患有眼癌,送到福利院的时候,右眼球已经被摘除了。更不幸的是,  1年之后,他的左眼也被癌细胞侵蚀。杨守伟每天都要给小心心清理眼睛里的血水,每次清洗时小心心都疼得哭,杨守伟也咬着嘴唇掉眼泪。小心心喜欢吃煮鸡蛋,杨守伟就拿鸡蛋哄他,小心心接过鸡蛋,摸到“妈妈”脸上的泪水,就不再哭了,反而学着鸡下蛋的样子哄“妈妈”:“咯咯哒,咯咯哒……妈妈不哭,妈妈不哭。”

  小心心走的那天,依偎在杨守伟的怀里,小手抓着杨守伟的手指,带着微笑……

  母亲是脆弱的,也是坚强的。杨守伟本能地封存关于失去孩子的记忆,不断告诉自己要坚强,要更坚强,因为还有更多的孩子需要她。她珍藏着一张发黄的照片,一个漂亮的男孩坐在餐桌前吃肉火烧,她的婆婆紧紧挨着孩子,用勺子喂孩子喝豆腐脑。

  这个男孩叫健健,由于患严重的唇腭裂,刚出生就被送到了福利院。6年时间里,杨守伟照顾他最多。因为吞咽器官不全,健健进食困难。杨守伟专门为他设计制作了吸管式奶瓶,他的体质很快明显增强。在4次唇腭裂修复手术后,健健的唇部、腭部修复得非常好。

  杨守伟经常带健健回家过周末,带他去超市买东西、到书店买书……当有家庭要收养健健时,杨守伟没敢去送他。这是她养了6年的“儿子”,已经融入了生命!健健和收养家庭见面后,非要跟杨守伟说话,孩子在电话里哭着说:“妈妈,我想你了,我还带着你的照片呢。”听到健健的哭声,杨守伟忍不住失声痛哭。

  福利院的孩子,终归是要走进家庭走向社会的,这是孩子们最好的归宿,也是护理员妈妈们最大的愿望。因此,考虑到孩子的成长和养父母的感受,福利院定下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被领养的孩子,都不再去联系。

善不孤,必有邻

  爱的第一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孩子。这是福利院很多年轻妈妈的共同经历。

  2010年10月,福利院刚搬到现在的新址,周边还没有像现在这样道路宽阔、街市繁华。附近的村民每天会在福利院通往附近幼儿园的土路上看到一个装了简易遮阳棚的电动三轮车,车上一个瘦弱清秀的女孩,张开双臂,揽着七八个孩子,寒来暑往。

  那是福利院的护理员苏娟娟,她坐着这个“小篷车”,连续接送了孩子们7年,直到怀孕第9个月,才换成别的同事接送。“小篷车”停在幼儿园门口,她把孩子们一个一个抱下车,再牵着他们从一楼到三楼送进教室,挨个亲吻孩子的额头,和他们说“下午见”——就像每一位来送孩子的妈妈。

  像这样的护理员,福利院有一大批。“我们院里年轻的护理员都很优秀,哪怕她们还没有结婚生子,对院里的孩子不管是从感情还是照顾抚育上,完全就是妈妈的样子。”杨守伟说。这是杨守伟传帮带的结果。今天的福利院,占地40亩,建筑面积1.8万平方米,中央空调全覆盖,室内四季如春,走廊上装饰着孩子们的画作,楼内时不时传来孩子们的琅琅书声和欢声笑语。

  “作为孤弃儿童护理员,我切身体会到,孤弃孩子们是在党的百年伟业中受益最大的群体之一。”杨守伟见证了民生领域一系列惠民政策的落实,特别是对孤弃儿童,儿童福利院把孩子养到18岁,之后转到社会福利院继续供养,整个过程的花销由国家全额拨款支付。她激动地说:“这个伟大的国家、伟大的时代,没有因为孩子们弱小就抛下他们。伟大的中国梦,我和我的孩子们是重要的一部分。作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我将积极响应号召,用心用情照顾好孤弃儿童,努力把党的关怀与温暖播撒在更多孤弃儿童的人生路上。”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党建网   电话:0531-51771207    

鲁ICP备10206071号-1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733号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省委大院)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