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增栏目 >> 时代楷模
一门师表 三尺讲台 五世家传
 ——记教育部“首批教育世家”获得者王书英家庭
作者:吕红霞 吴润梓 胡乐彪   来源:山东《支部生活》2021年第12期   发布日期:2021-12-14   点击次数:
  编者按 “三尺讲台系国运,一颗丹心铸民魂。”在滕州,有这样一户人家,跨越两个世纪,在祖孙五代人中,先后有11人投身教育事业,其中8人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们胸怀乡土与天下,与时代同呼吸,与祖国共命运,以赤诚之心、奉献之心、仁爱之心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这,就是前不久被教育部授予“首批教育世家”称号的王书英家庭。

  在这个家庭里,聚餐就像开业务研讨会;在这个家庭里,大家比学赶帮超争做大先生。透过这个家庭,我们能看到不一样的家风和使命担当。


  全国优秀教师王永传一辈子崇拜两个偶像:一个叫王训农,一个叫王书英。这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外祖岳父,一个是他的岳母。没错,王训农是王书英的父亲。

  在滕州市(旧称滕县)羊庄镇土城村,王家曾是名门望族,占全村人口九成以上。王书英记得,小时候逢年过节,全族180多口人一起吃饭。当然,王永传并非因为这个而崇拜王书英父女,而是因为他们的人生选择,也因为他们,王永传才树立了终身从教的坚定信念。

追求!一支粉笔育桃李

  “滕县名流有两位,一是王训农,二是彭畏三。”抗日战争时期,罗荣桓曾这样评价王训农。

  王训农生于1902年,自幼聪明过人、勤奋好学,早年在家读私塾,20岁时考入北平朝阳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前身)。1924年,王训农从朝阳大学毕业后,执起教鞭,先后任天津新亚小学教导主任、天津中山中学校长等职。那时,这位热血青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桃李满天下,春晖遍四方!

  1936年,王训农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中。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天津吃紧,王训农辗转回到故里滕县土城村。

  1938年初,中共滕县地方党组织在东部山区创办了抗日农民训练班,王训农与李乐平等人积极组织农民武装训练,从事敌后武装建设,后发展为人民抗日义勇队。其间,经苏鲁豫皖边区特委书记郭子化介绍,王训农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与鲁南著名民主人士彭畏三一起进行革命活动和民主运动。

  1939年10月,王训农调到山东纵队参谋处工作,任中共山东省委统战部副秘书长、教育科科长等职。他多次拜会罗荣桓,请示敌后抗战和统战工作,常年奔波于滕县东部山区徐庄、上下大卢和东西良子口一带,开展统战工作,参与政权建设,并成功说服鲁南民众抗敌自卫军旅长董尧卿率部队加入八路军序列,为一一五师扩编壮大作出了突出贡献。

  或许是因为丰富的从教经历,王训农特别善于发动群众。他在四五千人的大会上演讲,号召民众团结起来抗日,一讲就是两个小时,现场听众热血沸腾。1938年3月,日寇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北沙河惨案”,王训农义愤填膺,奋笔疾书,起草《告全国同胞书》发表于《大众日报》,号召一致抗日。

  “他不仅让学生学习文化知识,而且注重对学生进行先进思想的传播,激发培养学生的爱国热忱、家国情怀。正因为这样,他才能振臂一呼,一呼百应,带领学生奔赴抗日前线,为党为国培养输送了一大批革命力量。”王永传说。方正、方园兄弟俩就是其中的代表。他们都是王训农的学生,也是在王训农的带领下走上了抗日救亡道路。后来,方园在沂蒙山区牺牲,方正成长为师级干部。

  1940年4月,王训农不幸离世,年仅38岁。他是一名优秀的革命者,也是一名出色的教育者!

  王训农并不是家里最早从事教育事业的人,王家从教的历史至少可追溯到晚清。王训农的祖父是清朝岁考、科考两试成绩优秀的廪生,学识渊博,治家有方,在当地威望甚高。王训农的父亲王家相,毕业于保定军校,在讨伐袁世凯的护国运动中任华北五省讨袁总部秘书长。后来,王家相回到老家的私塾学堂从教,致力于教育救国,培养了大批人才。这些人多数成为当地建设的骨干力量。或许,家族的“教育基因”此时就已深种。

坚守!三尺讲台寄人生

  年轻的时候,王书英闯荡过上海滩。她嫁到了山亭的沈家,沈家在上海经营航运生意,住着豪华的花园洋房。遗憾的是,不久她的丈夫去世。她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回到土城村。此时,王家也已家道中落,王书英带着一双儿女和未成年的妹妹住在四面透风的牛棚里。王书英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从祖辈那里和书本上学到了坚韧和豁达,无论多难,都咬牙坚持着,不让一个孩子辍学。她的儿女都考入了师范学校,妹妹王书萍中学毕业后也做了教师。

  1950年,多才多艺的王书英成为新中国的一名教师,在滕县羊庄公社许坡小学任教。那时候,她常常徒步20多公里到县城开会,为了赶时间,半夜就起床,安顿好孩子,简单地吃块地瓜叶窝头,就披星戴月地赶路。走到半路,饥饿难忍,头晕眼花,她就到路边水沟里捧几捧水喝。王书英的女儿沈印秋清晰地记得,“最初母亲月工资只有两三块钱,除了供全家五口人用之外,还要接济困难学生,家里常常揭不开锅”。

  “那时候,家家户户条件都差,下雨天谁也不舍得穿鞋蹚水,放学后就都等着雨小点再走。王老师就把面缸里仅有的一点玉米面拿出来熬汤,让我们喝了暖和身子。”今年81岁的王立增是王书英的学生,70年前的场景如今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喝了汤,雨小了,把鞋脱下来夹在胳肢窝,光脚往家跑也没那么冷了。”

  在王书英看来,“老师关心学生是一种本能”。王书英的学生天宝是个孤儿,冬天没有棉衣,生产队救济他一块布料,可是只够做一条单裤。“这么冷的天,一条单裤怎么行?”王书英知道后,就把自己儿子的裤子拆了做里子,又把儿子的棉裤拆了,从本就不厚的棉花上揭下一层,给天宝做了条棉裤。如今70多岁的天宝儿孙满堂,但提及此事仍泪花闪烁。

  从教几十年,为吃不上饭的学生做饭、为穿不上衣的学生缝补,在沈印秋记忆里,这是母亲的课余常态。

  有一段时间,许坡小学周边村里的很多人不想供孩子上学了。王书英知道后,总是不厌其烦地上门家访,以至于后来村里人一看到王书英就赶紧把孩子送到学校去。“我家往上数几辈没有一个识字的,要不是王老师坚持,说服父母让我读书,哪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今年70岁的满德善一到教师节就会去看望王书英。虽然他曾是滕州市第一职业高中的老师,桃李遍天下,但在王老师跟前,他永远是一名学生。

  今年教师节,满德善又来到王书英家,70岁的学生一勺一勺地给96岁的老师喂饭。那场景,真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王书英的学生到底有多少?没算过,反正她教过的学生长大生了娃,娃又成了她的学生。在羊庄镇,不少家庭祖孙三代都是她的学生。有的学生成了党政干部,有的当了工人,有的做了教师,还有的进了许坡小学任教,接过了她手中的接力棒。

  在当地,有这么一件事流传甚广。一次镇上组织村干部开会,大家聚在一起,说起过往,许坡小学周边4个村的党支部书记,竟然都是王书英的学生!

   “用我一辈子的光阴,换来周边村民几代人有文化、日子过得好一点,这就足够了。”王书英这样说。她用一辈子践行了“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上瘾!半世耕耘不觉够

  沈印轩今年72岁,从教41年。每逢春节,他是最忙的,一拨又一拨学生聚会等着他参加。全国各地的学生回乡探亲,也探望他。他是学生们的老师,也是亲人。

  就是这样一位深受学生爱戴的老师,谁能想到他少年时代曾想去学木匠。

  沈印轩是家中唯一的男子汉,一心想为母亲分担些什么。母亲拆了他的棉裤,给学生天宝做了棉裤,那个冬天,穿着薄棉裤的他很冷,他明白了一名教师的无私与崇高,也更加体会到了母亲的难。他想做母亲、这个家甚至这所学校坚强的后盾。而学木匠,能快速挣到钱。

  沈印轩终究没有当成木匠,母亲不许,要他好好读书。而他,打心底里还是想成为像外公、母亲那样的人。他努力学习,考入了滕县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为这个家庭的第四代教师。

  半生执教,沈印轩最舍不得的就是讲台。工作伊始,沈印轩在滕县土城小学任教,由于工作踏实勤恳,被调到羊庄镇洪村联中任校长。1989年,学校与滕州十五中合并,领导有意让他继续从事管理工作,但他一心要回到讲台上。他动情地说:“只有在教学一线,才能最直接地实现教师的价值;只有做一名班主任,才能更深地感受到做教师的快乐!” 

  快乐的感觉是会传染的,一名快乐的老师带出来的学生往往也是积极向上的。沈印轩很重视学生的品德培养和心理成长,那时还没有禁止公布学生成绩排名一说,但沈印轩就已经不全部公开学生的成绩排名了。“只公布前十名,旨在树立榜样,后面的单独告诉,免得排名靠后的学生自尊心受打击。”他常对学生说:“学习不好不要紧,一定要尽力而为;学习不好不见得没出路,只要你肯干,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一点让他的姐夫王永传很佩服:“他能从每个学生身上发现不同的闪光点,这是他的本事。”

  沈印轩从讲台上一直站到退休。可是,他没站够:“如果身体许可,现在让我回去带个班,我也会欣然接受。我真的还想走上讲台,和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共度美好时光。”

  和沈印轩一样当老师上了瘾的还有他的姐夫、现年75岁的王永传。王永传也执教40多年,这期间虽有过多次从政的机会,但他都放弃了。他舍不得离开学校,觉得“教育事业值得用一生去干”。他坚信,“只有农村教育基础抓得好,民族振兴才有希望”。

  王永传和沈印秋结成了教师夫妻,住在学校的家属院。有多少学生到家中吃过饭,沈印秋已经不记得了,她也从没有去记过。在她看来,“这都是当老师的该做的”。她打小看母亲怎么当老师,有些东西早已融入血脉。他们的家就是特殊困难学生的家,学生们嘴上叫着“王老师”“沈老师”,心里却在喊着“干爸”“干妈”。

眼馋!尚教基因我传承

  小时候,每个人都有眼馋的事或物,有的眼馋邻居家的电视机,有的眼馋挂在房梁上的炸丸子,有的眼馋小伙伴的新衣服,有的眼馋同桌的小人书,沈齐奔眼馋春节家里来客人。

  沈齐奔是王书英的孙子、沈印轩的儿子、沈印秋的侄子。“奶奶、爸爸、姑姑的学生们都来拜年,那种被尊崇的感觉、那种满城桃李的成就感,着实让我眼馋、向往!”他想成为那样的人。

  沈齐奔的梦想在他21岁那年实现了——他师范毕业走上了教师岗位。在学校,他是公认的“拼命三郎”。2003年,他教初中,带初三6个班的思想政治课,遇上有位同事歇产假,又接过了5个班的课程,加上班主任、教研组长、初三级部主任和学校政教主任的工作,那真是白天黑夜忙得像陀螺。尽管这样,他的教学成绩仍然名列前茅。

  执教25年来,沈齐奔不知熬过多少通宵达旦。他的女儿沈忱记得,有一次清晨5点起床,见父亲正在电脑前忙碌,就问:“爸爸,你怎么起得那么早?”沈齐奔回答:“我还没睡觉呢!”

  沈齐奔的妻子侯化珍也是一名教师,巧的是,她还是公公沈印轩的学生。侯化珍的母亲也是教师,祖父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两个血液里涌动着相似基因的年轻人结成夫妻,生活上相互照顾,工作上则比学赶帮超。你探索建立新教学模式,我成立名师工作室;你在各类教育报刊发表文章,我参编教辅;你帮学生垫付费用,我指导青年教师参加教学能手比赛……

  “奶奶王书英经常给我们讲,做老师要看淡名和利,做一个业务扎实、受学生喜爱的老师。我们一直为此而努力!”侯化珍说。她很喜欢“人民教育家”于漪老师的一句话:“一辈子做老师,一辈子学做老师。”他们一直都在学习践行。不只是他们夫妻,还有他们的表哥王大为、表姐王晓静,也都耕耘在教育岗位上。“每当家庭聚会,一大家子教师坐在一起,说的、聊的、讨论的都是教育话题,就像开业务研讨会。”侯化珍自豪地说。

  他们是这个家庭的第五代教师。“作为家里的第五代教师,又是共产党员,我们互相勉励,也时时刻刻告诫自己,要事事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坚守好为党育人、为国育才的初心与使命,竭尽所能履行好一名人民教师的光荣职责。” 沈齐奔说。

  目前,这个家庭中有5人是高级教师。其中,国家级优秀教师1名,省级优秀教师、省特级教师1名,省教学能手2名,枣庄市特级教师1名,市县级优秀教师4名。

  做教育,不能亏着学生,难免亏着自己。沈齐奔女儿沈忱还小的时候,有一回左脚踝骨骨折,需要照顾。可是夫妻俩都忙,他们就每天上班前在女儿的床周围摆好书本和玩具,让她自己玩。有一天,夫妻俩都加班到晚上9点多,回到家一看,女儿正左腿跪在马扎上、借助右腿的力量慢慢挪动上厕所呢。那一刻,侯化珍的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可是第二天,夫妻俩照样让女儿自己在家。“不能耽误学生的课”,这是他们的底线,也是家训。

  生于教育世家,沈忱明白这条家训背后的深意,她明年就要高考了,也想报师范专业,做这个家庭第六代教育传人。

  在这个家庭里,有这么几件事被津津乐道:生于1925年的王书英没有裹脚;家有良田千顷时,看见有人偷庄稼赶紧别过脸去,怕羞着人家;王训农患脚疾时,给他牵驴的小伙子,听了他一路教诲后直接参加了革命;最传奇的一个是,有马匪到土城村抢劫,在王家的堂屋看到王书英的曾祖父,“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原来那马匪小时候到土城村乞讨,是王书英的曾祖父赠予了吃穿和盘缠……

  这几件小事代表了开明、善良,彰显了真理、仁爱。它们是这个家庭一以贯之的家风,也是五代从教的亮丽底色。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党建网   电话:0531-51771207    

鲁ICP备10206071号-1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733号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省委大院)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